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立即體驗

湖畔大學擴張遇阻,馬云正被時代“下架”?

六期學員250多名創業有成的商人,湖畔大學與MBA的區別在哪?

近日消息,湖畔大學云南分校項目疑似夭折。

10日,昆明市西山區滇池西岸片區征地拆遷工作指揮部綜合協調處(下稱“綜合協調處”)發布公告,因片區控規編制范圍調整,終止西山區白魚口片區控制性詳細規劃項目。

湖畔大學擴張遇阻,馬云正被時代“下架”?

今年8月昆明與湖畔大學簽署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湖畔大學云南分校將在昆明落地。而白魚口片區,原規劃就是湖畔大學云南分校及其配套項目的所在地。

12月1日,綜合協調處曾發布湖畔大學云南分校白魚口彩云灣夢想小鎮項目控制性詳細規劃招標公告。但僅僅3天后,綜合協調處又發布項目修正公告,上述規劃修改為“白魚口片區控制性詳細規劃項目”,湖畔大學云南分校及配套項目被移出規劃描述。

湖畔大學創立于2015年。它是馬云發起的幾個傳奇性項目之一,其他還包括達摩院、螞蟻森林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項目都是馬云落地的理想。

今年1月15日,馬云在對湖畔大學第六屆候選學員最終面試時說:

“湖畔想做一所獨一無二的學校。今天的中國需要企業家,但是企業家需要企業家精神。湖畔大學希望發現、培養這種企業家,并且找到一種企業家精神傳承的方法。”

湖畔大學的思路起初由馬云提出,后來集合了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共同發起創辦。

2015年第一期招生,湖畔大學錄取了36名學員。2016年第二期錄取了39人,2017年第三期錄取了44人,2018年第四期錄取了48人,2019年第五期錄取了41人,2020年第六期則從1500多位報名者中錄取了49人。

今年10月馬云曾透露,湖畔大學自創立以來共有11788名學生報名,但只錄取了250多人,錄取率只有2%,比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還要難得多。

錄取率低、要求高,湖畔大學的教學也頗有一套。

據報道,湖畔大學目前已有四大教學模塊,包括平臺經濟、打造未來組織、湖畔三板斧,以及一些與商業無關的必修課,比如邀請將軍講如何作戰部署,邀請藝術家分享藝術,邀請足球教練講解球賽布局等。

由于學員都是創業有成者,因此湖畔大學的課程設置極有針對性。柳傳志曾在文章中透露,他給第二期學員講課前,學員代表專程到北京向他提出要求:希望能從聯想成活的幾個關鍵時刻找出幾個“勝負手”。

他寫道:

講課時學員們神情專注,提的問題正到好處。有一個學員提的問題正是我引而不發的,他一問,不由我脫口叫了一聲“知音啊”!一堂課講了整整一天半。30余年,我參加各種論壇、座談、講課,人數從幾十到上千,次數已無法計算,印象最深刻的當屬這次。已無分“教”與“學”,實際是相互交流。都是打過仗的人,我一講他們就明白,他們一問,就直指要害,不由你不大呼過癮。

從創立到現在5年時間,湖畔大學的名氣越來越大、光環越來越盛,可也出現過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2017年左右,網絡上曾出現一篇文章,質疑馬云創立湖畔大學的目的。文章認為,湖畔大學的保薦人制度其實就是圈子文化,湖畔大學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傳道解惑的學校,而是一個成功商人的圈子。

文章還預言,這些商界精英抱團后很有可能會形新的生態,在新生態背后必然有更大利益訴求。

為此,柳傳志曾專門撰文為湖畔大學、為中國企業家正名。

他認為,社會上有一股風,把社會兩極分化的根源、貪腐的根源、環境破壞的根源,都歸結到企業家身上。

他指出,中國企業家應在經濟領域弘揚正氣,大展宏圖。“當然我們更要小心謹慎,端正言行,要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宏偉事業中成為骨干力量!”

此一風波平息不久,2018年順風車事件發生。滴滴對外道歉后,“湖畔第四屆”微信群中為柳青打氣、加油的聊天記錄意外流出。

頓時湖畔大學第四期成為千夫所指。

馬云曾表示,湖畔大學的使命是“發現并訓練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他告訴學員:

“湖畔不是希望教你們怎么賺錢,而是希望跟大家一起研究怎么創造價值。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么做企業,而是教大家如何做更好的企業家。

湖畔不是教大家怎么成功,而是告訴你別人怎么失敗的。

湖畔不是提供答案的地方,湖畔是激發思考的地方。”

然而在微信群事件中,湖畔大學的使命變得蒼白而支離破碎。

且不說湖畔大學有沒有實現馬云的目的,但它確實為馬云帶來了收益,最明顯的當屬個人影響力和阿里生態,以及潛在的商業空間。

湖畔大學云南分校落地昆明的項目,規劃范圍總面積約1281公頃,其中建設用地面積約903公頃,農林用地及水域面積約378公頃。

項目除在昆明市西山區建設湖畔大學云南分校外,還包括夢想小鎮、科創孵化、會議會展、特色商業、高端酒店住宅等配套項目。高檔住宅、酒店、會展,湖畔大學落地就有生意。

然而初次擴張,先揚后抑,湖畔大學在昆明遇到了阻力。

去年,著名企業家牟其中在接受潘石屹訪問時稱,不太贊成馬云創辦的湖畔大學,現在要解決的是貧富差距太大的問題。

馬云花名風清揚,素有“俠”名。但走到2020年,他的口號、他的俠義已越來越讓人看不透。

猜你喜歡

參與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哦!點擊 登錄

南粤36选7走势 三肖期期中特免费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连线)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综合分布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靠谱的 3d试机号近十期 河南快三开奖漏洞 最新开奖号码 南京恩腿子麻将安卓版app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加拿大快乐8开奖记录 王中王论坛单双各选四肖 弈乐贵州麻将微信群 贵州11选5开奖遗漏 516棋牌游 中心 微乐龙江麻将官方下载 a加k娱乐城玩百家乐